江南娱乐官方网址-美系芯片在华收缩:大厂急备货、小厂受波及 国产替代机会来了吗-

美国打压腾讯们,是该出逃还是该买入?持有龙头企业,一定要想明白哪些问题才能入手?听董小姐解读财经新闻,带你读懂新闻背后的逻辑!

  美系芯片在华收缩:大厂急备货、小厂受波及,国产替代机会来了吗?

  2000年,中国有一个“芯片梦”,希望用十年的时间,使中国芯片业成为世界主要开发和生产基地之一;国货能够满足国内市场大部分需求,进一步缩小与发达国家在开发和生产技术上的差距。

  这体现在这一年6月发布的《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》中。20年的时间,中国已经拥有庞大的芯片产业集群,从设计、封装测试到制造环节,一批初具竞争力的企业正在成长。与此同时,中国每年为芯片支付的进口费用超过3000亿美元——这体现了中国作为世界制造业中心的庞大需求,但也是现实与梦想差距的一部分。

  从那时算起,中国芯片走过了两个十年。我们至今仍未摆脱作为被动追赶者的角色,在这个被去全球化和“脱钩”思潮扰动的时代,突破瓶颈变得具有超乎以往的紧迫性。

  含金量最高的芯片新政如期而至。这是20年来发布的第四个鼓励和推进行业发展的文件。8月4日发布的 《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》,涵盖财税、投融资、研究开发、人才和市场应用等等——中国为芯片倾力一战的雄心可鉴。

  我们相信,雄心之外还需要更多的冷静。20年芯片奋斗史可谓一场毫无悬念的“持久战”。任何关键和核心技术领域的突破都离不开雄心壮志,但更需要坚韧和耐心,对特定领域认知水平的积累和相关技术能力的提升,都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。小小芯片浓缩着一个国家的整体科技水平。太强的功利心,很可能让动作变形走样,在芯片乃至其他领域,我们都曾有过深刻的教训。

  就此而言,我们比任何时候都需要长期主义。那些在科技领域成功实现突破的企业,都是长期主义的典范。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经说过,这30年来,我们从几百人、几千人、几万人到十八万人,只对准同一个“城墙口”冲锋。华为每一年的研发投入都在150亿到200亿美金左右。以奋斗者为本加上长期主义,才有了今天的华为。从液晶显示领域的 “闯入者”到市场占有率世界第一,京东方花了15年——当时京东方创始人王东升做的是25年规划。这样企业就一定不会短期为做而做,王东升说“我们是为打赢而做,为成功而做。”

  芯片新政的确体现出长期主义的思维。比如说,对经营期在15年以上的生产企业或项目免征10年所得税,要求加快推进芯片(集成电路)一级学科设置,鼓励校企合作办学,以补足人才缺口等等,都包含着对“长期”的引导和鼓励。不过基于长期主义的视角,我们认为,这场以强芯为目的的“持久战”,要补的短板不止于芯片业本身。

  科技创新是中国的国家战略,长期主义意味着构筑一座地基牢固的大厦。这意味着对基础教育、基础研究给予更多的关注。现在全国研发经费投入超过2万亿元,基础研究经费不过5%多一些,大部分投向了应用研究和试验发展。我们应该鼓励更多的学子静下心来去钻研数学、物理和化学,让科学家专注于科学问题本身——一个充盈着浮躁和功利心的社会不会对这些感兴趣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刘玄逸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